价信内刊:2019年1月刊

2019-02-21

一、通知公告

1、关于开展2019年拍卖师注册工作的通知

2.关于第30期拍卖师资格考试合格人员申请执业注册事宜的通知

3.关于公布执业满20年拍卖师授予“执槌20年成就奖”人员名单的通知

4.关于做好2018年度全国机动车拍卖专项统计工作的通知

二、会议纪要


中拍协拍卖师分会执委会第一次全体会议

会议纪要

2018年1212日上午,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拍卖师分会召开了执委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新当选的89名执委参加会议(应到执委97名,实到执委89名)。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兼拍卖师分会会长黄小坚,中拍协副会长雷敏、苗华甫、王中明、李伟、张力、法勇生、祁志峰,协会秘书长李卫东等出席会议。会议由协会副会长苗华甫主持。

会议听取了中拍协秘书长李卫东所做《拍卖师分会2019年度工作方针、任务和工作计划》、副秘书长欧树英所做的《拍卖师分会2019年度预算报告》、黄小坚会长所做的《关于拍卖师分会副会长候选人产生及选举办法的说明》及《关于拍卖师分会秘书长人选的说明》。与会执委们审议并表决通过了以上文件。

会议同意分会2019年度的工作方针和主要工作任务、计划。2019年分会围绕八个方面开展工作:(一)开展拍卖师职业制度研究,向相关部门提供政策建议;(二)组织开展职业教育,推进拍卖师队伍专业发展;(三)加强自律,提高队伍诚信素质;(四)创新机制,扩大拍卖师职业发展机会;(五)保障拍卖师依法执业,维护会员合法权益;(六)组织全国拍卖师大赛,交流执业经验;(七)积极宣传拍卖师,扩大社会影响;(八)承接中拍协秘书处交办的其他工作。

会议选举苗华甫、王中明、李伟、法勇生、李卫东、郑晓星、李永红、关海亮、王俪潼、袁国良、陈红军、刘金平、杨宏等13位同志为拍卖师分会副会长;同意中拍协会长兼分会会长黄小坚同志提名,由欧树英担任分会秘书处秘书长。

黄小坚会长做总结发言。他表示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拍卖师分会正式成立是拍卖师队伍发展中里程碑式的事件,他代表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向全体参加代表大会的代表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向新当选的第一届分会副会长、秘书长和执委会委员们表示祝贺。同时,也向全国拍卖同仁表示亲切的问候。他强调,新的征程已经开启,分会成立后要发挥服务、组织、自律三大功能,要在拍卖行业加强、加快改革创新发展的关键时刻,齐心协力、开拓进取、开拓创新,在传承中书写我国拍卖事业的新篇章。

会议最后,黄小坚会长带领第一届拍卖师分会领导团队与全体执委及分会会员代表见面。 

 

三、艺术赏析

齐白石 石门二十四景之棣楼吹笛图 34×45.5cm 册页 纸本设色 1910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 石门二十四景之棣楼吹笛图 34×45.5cm 册页 纸本设色 1910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与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并称为中国近代画坛四大家。近期,美术报刊发了一组评论——《吴昌硕的画价为什么高不过齐白石》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在许多媒体广为传播。为此,笔者也颇有感触,谈谈自己的观点。

  湖南人齐白石,14岁做木匠,雕花为生;32岁开始学刻印;53岁迁居北京。人生地不熟,他操着一口湖南话独闯皇城,四处漂泊,刻印糊口。其绘画并不被人看好,幸遇陈师曾、徐悲鸿,在他们的大力引荐下,作品渐有人收购。最后,绘画作品价格一路飙升,木匠成巨匠,很是不易。我认为,齐白石作品最大的成功之处是画面充满童趣,配上妙趣横生的打油诗,图文并举,相得益彰。由于他来自草根,吸收了大量民间艺术营养,观察生活,他笔下的螃蟹、河虾、青蛙用水墨的语言演绎得栩栩如生,深受百姓的喜爱,的确有其过人之处。

  但作为一代巨匠,我们心平静气地观测,论艺术成就,在四大家之中,齐白石的艺术水准并不如同他的画价那样排在首位。如果从学理的角度看,齐白石作品在创新性、个人面貌和基本功上都不及其他三人。齐白石出身贫苦,基本没有上过学,在8岁时,只跟外祖父读过几天私塾。对历代传统文化研究也没有其他三人深,缺乏文人画的研习临摹经历,其绘画面貌基本上沿袭了吴昌硕大写意的风格,他也曾说愿意做“吴门走狗”。更由于他早年花匠的学徒生涯,失去了绘画学习童子功训练的最佳时期,功力不够,其笔下的梅兰竹菊似乎缺少了传统程式的基本定式,尤其毛竹的撇法,比较粗糙,不够讲究。他笔下的人物、翎毛、动物造型也比较幼稚。如果用传统的笔墨语言衡量,其线条也很难算得上精妙,少了几分书卷气。同时,由于齐白石作品创作的动机主要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商业上的“俗气”自然不可避免。构图变化不多,“套路”痕迹明显,格局并不高。也正因为为了卖画,齐白石缺少了艺术上的求精精神,大量问世的作品比较一般,败笔很多。实事求是地说,他的篆刻水平要高出他的绘画水平。

  因此,对一位艺术家的成就得失,我们要从历史的经纬度进行全面考察。艺术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性,审美评判也有其规定性。比如,创新、风格、格调、笔墨、章法、造型等等,这些都是绕不开的“放大镜”。我们进入商品经济以来,绘画市场的价格,潮起潮落,受多方面的因素制约。尤其最近艺术品跟风炒作的现象愈演愈烈,很多抱着不同目的的人,把钱投在了艺术品市场,直接导致了天价屡屡拍出。笔者认为,艺术作品的价值和价格就像两套马车,在不同的线路上奔跑,尽管有时会平行、会交叉,但宏观上看,他们的目的地不同,绘画作品的价格有时与其水平并不一定成正比。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当年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梵高的作品,生前并无人欣赏,唯一卖掉的一幅作品还是抵画商的材料费。齐白石生前也从未自称自己如何了不起,今天,他的画价润格高过其他几位大画家,是一些利益体在捧高,有很多甚至是在做商业投机。作品虽拍出天价,但并不意味着艺术水平就到天际了。笔者的观点是,考察艺术巨匠的标准要从文化史的角度出发,对其从事领域的独特贡献、以及对后世承前启后的影响等等。尽管艺术家之间会有各自的长短之处,很难精确比较,但齐白石的艺术水准与吴昌硕相比,无论在书法、篆刻、绘画都无法相提并论。吴昌硕开辟近现代花鸟画先河,诗书画印修养全面,构图变化多端,笔力扛鼎,有冲天之气,文人画气息深厚。这些,都是齐白石所无法比拟的。因此,勿以画价论画家的短长,更不能以拍卖价高低一锤定音。 齐白石 石门二十四景之棣楼吹笛图 34×45.5cm 册页 纸本设色 1910年 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与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并称为中国近代画坛四大家。近期,美术报刊发了一组评论——《吴昌硕的画价为什么高不过齐白石》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在许多媒体广为传播。为此,笔者也颇有感触,谈谈自己的观点。

  湖南人齐白石,14岁做木匠,雕花为生;32岁开始学刻印;53岁迁居北京。人生地不熟,他操着一口湖南话独闯皇城,四处漂泊,刻印糊口。其绘画并不被人看好,幸遇陈师曾、徐悲鸿,在他们的大力引荐下,作品渐有人收购。最后,绘画作品价格一路飙升,木匠成巨匠,很是不易。我认为,齐白石作品最大的成功之处是画面充满童趣,配上妙趣横生的打油诗,图文并举,相得益彰。由于他来自草根,吸收了大量民间艺术营养,观察生活,他笔下的螃蟹、河虾、青蛙用水墨的语言演绎得栩栩如生,深受百姓的喜爱,的确有其过人之处。

  但作为一代巨匠,我们心平静气地观测,论艺术成就,在四大家之中,齐白石的艺术水准并不如同他的画价那样排在首位。如果从学理的角度看,齐白石作品在创新性、个人面貌和基本功上都不及其他三人。齐白石出身贫苦,基本没有上过学,在8岁时,只跟外祖父读过几天私塾。对历代传统文化研究也没有其他三人深,缺乏文人画的研习临摹经历,其绘画面貌基本上沿袭了吴昌硕大写意的风格,他也曾说愿意做“吴门走狗”。更由于他早年花匠的学徒生涯,失去了绘画学习童子功训练的最佳时期,功力不够,其笔下的梅兰竹菊似乎缺少了传统程式的基本定式,尤其毛竹的撇法,比较粗糙,不够讲究。他笔下的人物、翎毛、动物造型也比较幼稚。如果用传统的笔墨语言衡量,其线条也很难算得上精妙,少了几分书卷气。同时,由于齐白石作品创作的动机主要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商业上的“俗气”自然不可避免。构图变化不多,“套路”痕迹明显,格局并不高。也正因为为了卖画,齐白石缺少了艺术上的求精精神,大量问世的作品比较一般,败笔很多。实事求是地说,他的篆刻水平要高出他的绘画水平。

  因此,对一位艺术家的成就得失,我们要从历史的经纬度进行全面考察。艺术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性,审美评判也有其规定性。比如,创新、风格、格调、笔墨、章法、造型等等,这些都是绕不开的“放大镜”。我们进入商品经济以来,绘画市场的价格,潮起潮落,受多方面的因素制约。尤其最近艺术品跟风炒作的现象愈演愈烈,很多抱着不同目的的人,把钱投在了艺术品市场,直接导致了天价屡屡拍出。笔者认为,艺术作品的价值和价格就像两套马车,在不同的线路上奔跑,尽管有时会平行、会交叉,但宏观上看,他们的目的地不同,绘画作品的价格有时与其水平并不一定成正比。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当年荷兰后印象派画家梵高的作品,生前并无人欣赏,唯一卖掉的一幅作品还是抵画商的材料费。齐白石生前也从未自称自己如何了不起,今天,他的画价润格高过其他几位大画家,是一些利益体在捧高,有很多甚至是在做商业投机。作品虽拍出天价,但并不意味着艺术水平就到天际了。笔者的观点是,考察艺术巨匠的标准要从文化史的角度出发,对其从事领域的独特贡献、以及对后世承前启后的影响等等。尽管艺术家之间会有各自的长短之处,很难精确比较,但齐白石的艺术水准与吴昌硕相比,无论在书法、篆刻、绘画都无法相提并论。吴昌硕开辟近现代花鸟画先河,诗书画印修养全面,构图变化多端,笔力扛鼎,有冲天之气,文人画气息深厚。这些,都是齐白石所无法比拟的。因此,勿以画价论画家的短长,更不能以拍卖价高低一锤定音。